其子女与社会的观念都还亟待加强

2020-12-15 18:20

在外打拼35个年头,常被称为“女强人”的罗萍,已是香港福恩敬老院有限公司董事长,也是香港连城同乡会会长。

走得多了,罗萍在近年的提案内容也悄然改变,“这次我的提案是加强下一代敬老教育,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爱老传统。”从单一的养老建议到现在的培养爱老敬老思想,罗萍的提案愈发深入国情实际。

“国人的思想观念需要与时俱进,与国际接轨。”“医”与“疗”如何分轨并行?离退休长者除了医疗保险补贴,护理院开销怎么补助?罗萍建言,护理院与当地医院的资源整合,需要政府完善相关养老扶持政策。

“在香港,老人们在护理院安享晚年是很正常的事,在内地,老人更享受儿孙绕膝。”面对刚刚起步的护理院发展,罗萍通过政协提案发声,“提案大多围绕养老、尊老、爱老等话题,几句不离老本行。”

关注“老本行”是罗萍每到一处的必修课,不论她身在日本、加拿大或是澳洲,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当地护理院,“通过对比才能让自己进步。”

“我是道道地地的福建连城人,这已经是我第八年参加龙岩市两会。”新年之初,身为福建龙岩市政协委员的港商罗萍开会前两天还在澳大利亚考察,19日已和诸位政协委员一样,端正地坐在了龙岩人民会堂里。

“医院释放更多空间给真正需要抢救和医治的人,老人们在护理院内安享晚年,资源整合是我们一直想要促成的。”已是四届政协委员的“委员元老”陈伯安,早在90年代末就致力于家乡建设。

当上政协委员后,罗萍与家乡的联系日益紧密,在多次回乡参会、考察后,她萌生出将自己的“拿手本行”—30余年养老管理模式带回家乡的念头。

回忆起接管初期的调研情况,罗萍坦言,“龙岩的护理院发展水平与香港相比,不仅是层次上的差距,更大差距在于思想理念。”

经过一年多的管理,同心圆护理院入住老人数量已由最初的40人发展到了200多人。陈伯安说,“相信三年后,龙岩的护理院将一房难求。”一旁的罗萍则表示,“这还远远不够,还要更上一层楼。”

图为侨办有关领导到龙岩市同心圆(香港)护理院关心护理院老人们的生活情况。张金川摄

现年68岁的罗萍连任了两届政协委员,是港籍政协委员里的“老大姐”,主要从事护理院的经营管理。“我1979年迁至香港,1983年在香港开始办理护理院。”

为了更好的经营管理好同心圆护理院,“现在一年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在龙岩,我也在护理院里,与老人们同吃住。”罗萍笑着说。

居港30多年,初入护理院管理行的陈伯安,同罗萍的观点有诸多相似之处,“养老理念不仅需要国内老人自身调整,其子女与社会的观念都还亟待加强。”陈伯安说,“希望未来政府能多出台相关优惠、扶持政策,营造更好的养老环境。”

2013年,在龙岩市政府等相关部门的积极推动下,罗萍同另一位港籍人士陈伯安一起,将建筑面积6.2万平方米的原龙岩市福利中心养老院,以“公建民营”的方式,打造成了龙岩市同心圆(香港)护理院,内设床位400个,主要接纳需要医养结合、护理为主的老人。